无尽之海3.35专注修复335怀旧版本_魔兽怀旧你最好选择_ 群:455056109

永无二区-长久稳定体验-养老玩家推荐-完美修复仿官-永久双专业。不要再骗自己等新区/新服,我们是为了给您一个稳定的休闲平台

难道说魔兽世界335版本仿官还有什么区别吗?天空会变颜色吗?。 又要从新NAXX?ADR?TOC?然后呢?无限的循环?再次开始?

不要再浪费时间选择这个无脑的循环的环境里,投入我们稳定养老给你一个回忆的机会,做一个聪明的决定,将会完成的最终的心愿

游戏账号注册:注册账号
客户端下载教程:下载指导

登录器下载线路①:点击下载
登录器下载线路②:点击下载
登录器下载线路③:点击下载
插件下载:
多玩插件:点击下载-----大脚插件:点击下载
注意:插件下载后,请直解压客户端里即可!

魔兽世界_怀旧小说《部落的崛起》第八章

魔兽80_魔兽攻略_魔兽WLK_魔兽3.35_巫妖王之怒_魔兽怀旧资料分享
80
mcwow
WOW技术团队
帖子: 236

魔兽世界_怀旧小说《部落的崛起》第八章

帖子#1 » 周二 9月 18, 2018 3:27 am

恐惧,会多么轻易地被转化为仇恨啊――不错,这是天生的、本能的自我保护反应。我们忽视了人和人之间的共同之处,眼中只看得到差异:我的皮肤是绿色,而你的是粉色。我有獠牙,你却长着长耳。我的皮肤光滑,而你披着皮毛;我呼吸空气,你并非如此……如果我们一味执着于这种事情,燃烧军团就不会被击败;因为如果那样,我便永远不会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联合,也不会与精灵并肩战斗。如果那样,我的人民便不可能存活至今,更别提与牛头人和被遗忘者结盟。
  我们就是那样对待德莱尼人的。我们的皮肤,那时是红棕色,而他们的是蓝色。我们长脚,他们则长着蹄子和尾巴。我们习惯在空地生活,他们却住在封闭的空间里。我们的生命很短暂,而德莱尼人的寿命有多长,谁也说不清……
  没人在乎他们对我们的态度只有礼貌和坦率,没人在乎他们曾经与我们交易,教我们知识,分享一切我们要求的事物。这些事情,统统不重要了,因为我们听到了先祖的声音,因为我们看到了他们究竟有多么不同。
  每天,我都祈求智慧,让我引导我的人民。在那祷文中,还有一句祈求:永远,不要被那些无关紧要的差别,所迷惑。
  训练开始了。几乎每个氏族的传统,都是在孩子们六岁时开始训练,但从前,训练尽管很严肃,却也很轻松。从前,武器是用来狩猎的,而非对抗拥有同样武器和技巧,还有技术优势的智慧生物。从前,许许多多的猎手都可以轻易搞定猎物,而年轻兽人们都以自己的频率去学习,有大把的时间来玩耍,甚至单纯地享受年轻的时光。
  那种景象,再也没有了。
  耐奥祖联合整个种族的请求得到了回应。信使在氏族间来来往往传递消息,狼儿们跑得精疲力竭。有一天,某个聪明的家伙提议训练血鹰来传递信件。实行这个计划确然费了一番时间和精力,不过渐渐地,杜隆坦已经习惯看到血红的鸟儿飞向德雷克塔尔和氏族里的其他人了。他赞赏这个主意,为了战争计划的顺利实施,他们需要每一个人手。
  长矛、弓箭和斧头对动物很有效,但若要对付德莱尼人,他们还需要其他的武器和装备。护甲是至关重要的,从前,铁匠和制皮师都致力于制造抵挡利爪与尖牙的护甲,现在他们则必须造出抵御刀剑的盔甲。从前,懂得锻造技术的人屈指可数,而如今,每个铁匠大师都在同时教导数十个学生。铁锤敲打声、淬火的咝咝声,日夜不停地在铁匠铺里鸣响。无数人整天挥舞着矿工锄,从大地中掘出制造武器和盔甲所必须的材料。从前只在需要的时候才进行的狩猎,现在变成了日常的工作,因为他们需要晒干食物以作储备,剥下毛皮以制造护甲。
  站成一排准备受训的孩子们,在作为教师之一的杜隆坦看来,真的异常年轻。他想起他的父亲教导他使用斧子和长矛的场景。如果父亲看到这些手持从没有人用过的武器、几乎要被闪亮的板甲压垮的孩子们,他会怎么想呢?
  德拉卡轻触他的后背。今天,二人见面时只是礼节性地打了个招呼,因为他不愿浪费一点用于战争训练的时间。但无论何时,她总能看透他的心。
  “如果我们生在和平年代,一切都会更好的,”她同意道。“即便是最最嗜血的战士,也明白这一点。但现状无法改变,我的伴侣。我知道,你不会逃避你的责任。”
  他朝她悲伤地笑笑。“是啊,我不会逃避。我们是战士。我们在狩猎中,在挑战中,在胜利的吼声中成长,繁荣……这些孩子是很小,但绝对不弱。他们会学好的。他们属于霜狼氏族。”他顿了顿,又激烈地补充道:“他们是兽人。”
  “时间在流逝呢。”露坎道。
  “我知道……但你不会让我们的人民毫无准备地上战场的。”耐奥祖应道,“现在德莱尼人远胜于我们。”
  露坎不开心地哼了声,然后露出微笑。耐奥祖看着她。是他的错觉吗?她的微笑看起来像是硬挤出来的。
  “我们已经以力所能及的最快速度进行训练了。”耐奥祖迅速补充。他可不想冒犯曾是他生命伴侣的先祖。
  露坎一言不发。显然,这是在说:还不够。
  “也许你们可以帮我们,”他说,发现自己几乎语无伦次了。“也许你们有别的知识,是……是……”
  露坎皱皱眉,昂昂头。“我已经把我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你了。”她道。“但,还有其他的力量……其他的存在……生者所不知晓的存在……”
  耐奥祖差点跌倒。“除了元素之灵,和先祖之魂以外,难道还有别的存在?”
  她向他微笑。“你仍是生者,还有呼吸,我的伴侣。不,你还不能与他们相见。我们能帮助你们,帮助那些我们留在身后的挚爱,是因为那些存在,一直在指引我们……”
  “可是,拜托……”耐奥祖意识到自己在乞求,但他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拜托你们……如果我们要保护我们的下一代免受德莱尼的阴谋的伤害,我们必须要得到直接的帮助啊!”
  他没有说的是,他已经在享受那种成为所有氏族的所有兽人注意力的焦点的感觉了。他没有说的是,她之前所说的力量,让他有了这样的想法,让他渴望得到……但,更重要的是,她已经一点一滴地在他的脑海里注入了太多对德莱尼人的恐惧,现在她却突然拒绝他的请求,让他极度不安……
  露坎打量了他一番。“也许你是对的。”她道。“我会问问他们愿不愿与你谈话。他们之中,有一个我最信任的存在,他深深关心着我们的种族,始终如一。我会问他的。”
  他点点头,为她的话而开心不已……开心得异常。然后他眨眨眼,醒来了。微笑悄然爬上了他的嘴角。
  很快,他就能见到这个神秘的存在,这个全心帮助他们的人。很快。
古尔丹端着早餐的水果和鱼肉进门,微笑。“又一次造访吗,师傅?”他道,深鞠一躬,呈上食物和冒着热气的饮料。近来,在露坎的建议下,耐奥祖开始饮用一种用特殊的草药调制而成的药酒。露坎向他保证,这种饮品可以让他的意识和精神保持向先祖之魂敞开。一开始,耐奥祖觉得这东西难喝得要命,但他一句话也没说。而现在,他每天清晨第一件事就是享用一杯,在接下来的一天之中还要再饮三次。他接过杯子,啜一口,对古尔丹点点头。
  “不错……而且我知道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听着,古尔丹。从兽人出现在世界上的那一刻开始,萨满教便存在了。萨满教与兽人共生,萨满们与先祖同行,与元素协作。”
  古尔丹的表情有些困惑。“是的,当然……”
  耐奥祖抑止不住自己的笑容。“当然,这些始终是对的。但,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先祖之魂能看到,而生者却无法得见的存在。露坎告诉我,她一直在与那些存在交流,他们睿智而博学,拥有连先祖之魂都不曾涉足的知识,现在,他们会来到我们身边,帮助我们。露坎说,有一个特别的存在,他已经决定给兽人以他的庇护,很快……很快他就会向我现身了!”
  古尔丹眼睛闪亮。“那么……我也能见证这一景象吗,师傅?”
  耐奥祖微笑道,“你是一个强大的萨满,古尔丹。若非如此,我也不会选你作学徒。没错,我想会的。只要他认可了你的价值,就像认可我的价值一样。”
  古尔丹谦卑地垂下头。“但愿如此。”他道。“我真荣幸能为您服务。这会是兽人最光辉的一刻。能活在这一刻,真是我们的幸运。”
  黑石氏族请求率先出击,黑手亲自打前锋。群众中有一些恼火和不满的声音,但黑石氏族的狩猎技巧之高是举世闻名的,而且他们的住所离泰摩尔――德莱尼人一座相对孤立的小城市――很近,这也使他们成为了自然而然的第一选择。他们被配给了最好的护甲,长剑,铁箭头,还有更多用来对付德莱尼人的武器。
  奥格瑞姆骑行在族长身侧,毁灭之锤背在背后,从头到脚裹在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板甲里,皮肤被金属磨得难受。他胯下的狼似乎也同样不喜欢他这身重甲,几次回过头来作势咬奥格瑞姆的腿,好像那是什么烦扰它的昆虫。他们穿过软软的牧草场,狼似乎疲累起来,粉红的舌头伸在外面,不停地喘息。
  奥格瑞姆低声嘟囔了几句。发动战争,对抗他们险恶的新敌人,这话听起来可真容易。但当他们所有人――包括奥格瑞姆自己――一同起身,为这个决定喝彩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想过,单单是准备战争,就会有多么困难。如果他们想要坐骑背负本来就肉厚骨头沉的兽人又外加那么一套盔甲,他们得养更大体型的狼。
  他们手中的武器已开光过了。他们数次进攻食人魔,得到的结论是,尽管那帮家伙动作笨拙,头脑愚蠢,与敏捷聪颖的德莱尼人完全两码事,但比起猎塔布羊来,和食人魔战斗总算还更接近于对付新敌人。最开始时,他们甚至还失去了一些同伴――他们为死者举行了合乎礼节的火葬礼,以纪念这些光荣的牺牲。他们对手中全新的武器非常陌生,沉重的盔甲减缓了他们行动的速度,不过,每次攻击都比前一次更加顺利。最后一次进攻中,他们面对的不止是两只食人魔,还有一只戈隆,它不仅有食人魔的凶猛蛮力,还有食人魔所没有的智力,让它变得更加难缠。在两个勇敢的黑石战士倒下之后,奥格瑞姆挥舞着他的预言之锤,给了怒吼着的戈隆最后一击。
  黑手站在他身边,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满脸是血,有他自己的血,也有他们刚刚杀死的怪物的血。他用戴着链甲手套的手抹抹脸,舔舔手上的血,哼了声。
  “两个食人魔,还有它们的主人。”他喃喃道,伸手拍上奥格瑞姆的肩膀。“德莱尼人在我们的力量面前,必将毫无反抗之力!”
  奥格瑞姆流着汗站在太阳下,明亮的阳光照在盔甲上,闪闪发光,几乎晃花了他的眼睛。他默默同意了族长的话。他体内充盈着对鲜血的渴望。他相信耐奥祖和自己氏族的萨满。还有,他和杜隆坦谈过,二人也达成了共识:尽管很久以前的那天,德莱尼人救了他们,还热情招待了他们,但,那些蓝皮肤的家伙确实表现得有点奇怪。先祖之魂从来没有指错过道路,这次也绝对不会。
  可是,当他骑行在他的族长身边,向他们的目的地――斥候回报的一支小型德莱尼狩猎队所在地――前行时,奥格瑞姆心中又升起了疑虑。德莱尼人表现得很奇怪,又怎么了?他们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肯定还觉得兽人很奇怪呢。仅仅因为他们是异类,他们就该死吗?德莱尼人曾经对兽人动过一次手吗?甚至侮辱过他们一句吗?然而现在,十八名全副武装的黑石战士却要前去屠杀一群毫无威胁的德莱尼人,而那几个蓝皮所做的一切仅仅是在给族人猎食而已。不知怎的,奥格瑞姆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个曾对他们羞怯地微笑的德莱尼女孩的影像。在这晴朗得眩目的日子里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之中,会不会就有她的父母?
  “奥格瑞姆啊你溜什么号啊!”黑手粗哑的声音传来,吓了奥格瑞姆一跳。“你在想什么呢,我的副官?”
  一张孤儿的脸,奥格瑞姆心想。他粗声说出来的却是,“我在想,德莱尼的血会是什么颜色?”
  黑手仰头大笑,惊起一群乌鸦,刺耳的嘎嘎声和惊慌的拍翅声此起彼伏。
  “哈,我保准弄你一脸!”黑手道,仍然笑个不停。
  奥格瑞姆下巴紧绷,一语未发。先祖是不会说谎的,他严肃地想。孩童总是无罪的,但她的父母欲对我们不利,他们便是罪有应得。
  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那支队伍,甚至压根没有费心隐藏行踪。据斥候回报,狩猎队一共十一人,六男五女,在追踪一群裂蹄牛。这种巨大长毛的野兽力气很大,很难杀死,但它们没有塔布羊群那样好战;兽人们看到狩猎队时,他们已经成功围住了一头小牛。牛咆哮着刨地,低头将独角指向进攻者,但谁胜谁负显然已见分晓。
  如果兽人没有出现的话。
在一座小山脊上,黑手号令队伍停下。奥格瑞姆能嗅到族人的兴奋。他们身披崭新盔甲的身体在激动中颤抖,手指开开合合,一心只想握住刚刚熟悉的武器。黑手举起一只裹着链甲的拳,小眼睛注视着下方的情况,等待出击的最佳时机。
  黑石族长转向后方的萨满们。他们也穿着盔甲,但没有佩戴武器。他们不需要武器。他们的工作,是治疗倒下的兄弟,以及导引强大的元素之力攻击敌人。
  “准备好了吗?”他问。
  最年长的萨满点点头。他的眼中闪着强烈的光芒,嘴唇勾成一个微笑。他也一样想在今日看到德莱尼的鲜血。
  黑手满意地嗯了声,挥拳向下。黑石战士们发起了狂野的冲锋。
  他们喊出了战吼。蓝皮肤们转过身。起初,他们的脸上只有惊讶。无疑他们是在想,为何有这么多骑狼的兽人战士来帮助他们狩猎……直到他们的领袖被黑手的双手阔剑麻利地切成两段,德莱尼人才明白,兽人的目标不是裂蹄牛,而是他们。
  值得称许的是,他们并没有吓得不知所措,而是立即采取了行动。几个声音同时念出那种好似潺潺流水声的陌生语言,声音中只有最细微的恐惧。奥格瑞姆不记得那些词语,杜隆坦有记忆这种东西的天赋,他可没有。但他认得那种声音。他还记得很久之前德莱尼人救了他和杜隆坦的那一天,知道德莱尼人会出什么招数,所以早就让族人们做好了准备。当超自然的蓝色和银色闪电划过天空,萨满们自己的闪电便迎了上去。闪电相撞,晃得人睁不开眼,奥格瑞姆迅速把目光移开,转向面前握一把闪光手杖的德莱尼战士。他怒吼一声,举锤过头,猛力砸向对方。德莱尼的盔甲承受不住这一击,被砸得稀烂,鲜血和脑浆溅了一地。
  奥格瑞姆抬头寻找下一个目标。几个黑石战士被困在德莱尼那污秽的闪电形成的魔法网中,他们都是骄傲勇敢的战士,但魔法网一路烧进他们的皮肤,令他们痛苦地尖叫。烧灼血肉的气味、鲜血和恐惧的味道混在一起,钻入奥格瑞姆的鼻孔,让他感到无比狂热。
  一阵轻风抚过他的脸,赶走了战斗的气息,给他的肺充满新鲜空气。奥格瑞姆选定了下一个目标,一个没带武器、全身环绕着脉动着的蓝色能量的女性。他冲上去,出乎意料的是,毁灭之锤打到能量场上被狠狠弹开,震得他双臂麻痹,闷哼出声。一个萨满见此情景迅速上前,闪电噼啪,与德莱尼神秘的能量纠缠在一起;最终自然的闪电战胜了蓝色的能量场,奥格瑞姆大声喝彩,再次挥起武器,这次,毁灭之锤令人满意地碾碎了蓝皮的颅骨。
  很快就结束了。只有两个德莱尼还站着,一秒之后,便淹没在一片披甲戴盔的棕色身体之中。几声叫喊,几声闷哼,然后是一阵再清楚不过的刀刃陷入肉体的声音。接着,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被包围的裂蹄牛早已逃得不见踪影。
  奥格瑞姆屏住了呼吸。他能感到血液在耳中欢快地流淌,为杀戮的快感而沸腾。他一向喜爱狩猎,但,今天……没有任何一场狩猎能和今天的经历相提并论。有时,被他盯上的动物会试图反击,但像德莱尼人这样的猎物――拥有智慧和强大的力量,像他一样去战斗,而不是用牙齿和爪子来攻击――这样的对手,带给他的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他仰头大笑。难道他已经为刚才的战斗而沉醉了吗?
  林子里只剩下兽人们的欢呼声和粗哑低沉的笑声。黑手大步跨向奥格瑞姆,在盔甲所允许的范围内尽其所能地拥抱了他。
  “我看见毁灭之锤啦,可那东西挥得如此之快,我就只看得到一片模糊喽!”黑石酋长笑道,声音隆隆。“干得好,奥格瑞姆。我任命你为副官真是再明智不过了。”
  他在奥格瑞姆最后杀死的那个法师面前俯身,摘下链甲手套。法师的头颅已经粉碎,蓝色的血液洒得到处都是。黑手将手指伸进德莱尼的血泊里,然后一丝不苟地涂在奥格瑞姆脸上。这唤起了奥格瑞姆心中的某些东西。他想起他杀死第一个猎物之时,将温热猩红的鲜血涂在自己脸上的一刻;他想起他在奥穆瑞戈仪式中,前往圣山的旅途上,有人将父亲的血抹在自己脸上的情景。现在,他的领袖,再次为他施洗――用的是敌人的鲜血。
  一抹暗蓝色的液体从面颊上流下,流到他的嘴角。奥格瑞姆舔了一下,尝到液体的味道。那感觉,甜美无比。
  血鹰栖在主人的臂膀上,利爪深深嵌入皮革护臂之中。耐奥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驯鹰者展开信件递上。他迅速浏览了一遍手中小小的羊皮纸片。
  太容易了,一切都进行得太容易了。他们一员未损,尽管无可避免地有几人受伤。兽人的第一次突袭,就取得了彻彻底底的成功。黑手写道,他们是如何如何迅速地向德莱尼进攻,如何如何利落地砸碎他们的脑袋,语气相当之鄙夷。一切都在照露坎承诺的那样发展。现在,与露坎结盟的那个存在,一定一定该出现了吧。耐奥祖领导的兽人,赢得了这次决定性的胜利,一定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价值。
  他又读一遍信。看来,派黑手和他的黑石氏族去攻击德莱尼人,果真是个正确的决定。他们既强大又狂热,但和战歌氏族和其他某些氏族不一样的是,黑石氏族的每个人都完全处在族长的控制之下。
  那夜,他为影月氏族准备了一席庆功宴。他们大吃大喝,欢笑歌唱,直到耐奥祖终于挪回床上休憩,陷入深深的睡眠。
  然后,“他”来了。
  “他”美丽无比,散发着荣耀的光辉,如此眩目,即便这是在梦境中,耐奥祖都无法直视。他跪倒在地,狂喜和敬畏流遍全身,令他颤抖不止。
  “您来了,”他耳语,泪水涌入眼眶,滑下面颊。“我就知道,只要我们让您满意,您就会来的……”
  “你确然取悦了我,萨满耐奥祖,兽人的灵魂抚慰者。”声音直入骨髓,耐奥祖闭上眼睛,几乎为这种感觉而兴奋得眩晕。“你完美地号动了你的族人,让不同的氏族联合在一起,共同追寻荣耀的目标……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那都是因为您的指引啊,伟主。”耐奥祖喃喃道。一霎时,他想到了露坎,为什么她没有出现?他迅速赶走了这个思绪。面前的存在,毫无疑问,比他的伴侣要强大得多,即便她属于先祖之魂的一员。耐奥祖是多么渴望这伟大的存在能多讲几句话啊。
  “是您来到我们身边,带给我们真相。”耐奥祖继续道。“而我们,只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
  “你们做得很好。我很满意。只要继续跟随我的指引,力量、荣耀和甜美的胜利便将永归于你们。”
  “我一定会的,但……伟主大人,您谦卑的仆从有一个请求。”
  耐奥祖斗胆向上看了一眼。那个存在巨大无比,赤红的身体散发着力量,强壮的身躯,还有双腿,那双腿的末端,是两只偶蹄,向后弯曲着,就像塔布羊一样……
  ……就像……德莱尼人一样……
  耐奥祖眨了眨眼。他提出请求之后,紧随而来的是一段沉默,他忽然感到一阵寒意。然后那个声音又同时在他耳中和脑海里响起,仍然圆滑无比,甜似蜜糖。
  “说吧,如果你配,我自会回答你。”
  耐奥祖的嘴巴突然干涩起来,不知如何组织词句。他定了定神,勉力开口。“伟主大人……您可有能让我等称呼的名字?”
  一声轻笑,耐奥祖全身战栗。“呵,这真是再简单不过的恩惠。不错,我有一个名字。你可以叫我……基尔加丹。”

回到 “魔兽世界80_wlkwow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95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