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海3.35专注修复335怀旧版本_魔兽怀旧你最好选择_ 群:455056109

永无二区-长久稳定体验-养老玩家推荐-完美修复仿官-永久双专业。不要再骗自己等新区/新服,我们是为了给您一个稳定的休闲平台

难道说魔兽世界335版本仿官还有什么区别吗?天空会变颜色吗?。 又要从新NAXX?ADR?TOC?然后呢?无限的循环?再次开始?

不要再浪费时间选择这个无脑的循环的环境里,投入我们稳定养老给你一个回忆的机会,做一个聪明的决定,将会完成的最终的心愿

游戏账号注册:注册账号
客户端下载教程:下载指导

登录器下载线路①:点击下载
登录器下载线路②:点击下载
登录器下载线路③:点击下载
插件下载:
多玩插件:点击下载-----大脚插件:点击下载
注意:插件下载后,请直解压客户端里即可!

玩家心情文章:85后的我,魔兽世界七年回忆录

魔兽80_魔兽攻略_魔兽WLK_魔兽3.35_巫妖王之怒_魔兽怀旧资料分享
80
mcwow
WOW技术团队
帖子: 155

玩家心情文章:85后的我,魔兽世界七年回忆录

帖子#1 » 周五 9月 21, 2018 1:06 pm

魔兽世界陪伴我已经走过了七年的时间了,从一个大一新生到现在已经是一个2个月孩子的老爹,七年的时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一路走来无论是生活中的还是游戏中的故事我想是到了该记录的时候了,整篇文章不是为了想怎么样,只是为了给自己给广大和我一样WOWER们一个回忆。其中介绍的故事与人物较多,由于很多事过去的时间太久了,记忆已经不是那么清晰,人物的名字也不是很全希望大家谅解,如果其中冒犯了谁我先说声抱歉,这只是属于我的故事。

出现人物名单:我的死党—偶烦阳光,瞌睡虫、成长快乐、怒星、醉鸡狂歌、老虎、逍遥天天、霜火风暴、小兜、四木、无双的深渊、咯哒家族、众神家族、赤色彗星夏亚、幻火磬橘、回到从前。

一、前记:

恍惚的记得好像是2004年高考完的那个夏天,我这个从来不爱学习的人通过一年的闭关修炼从学校的后十名竟然奇迹的考进全校前20,拿到了一所垃圾大学的入取通知书,那一刻真是激动万分啊,暑假之余死党和我说:“你知道么魔兽世界马上要在中国开服了,我们一起去吧。”“什么,魔兽世界?没听过啊,比传奇还好玩吗?不太可能吧。

(题外话:也许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都以为《传奇》已经是最NB的网游了,什么井中月、裁决、炼狱,虽然直到我的传奇战士号被盗那天我也没拿到过井中月(去网吧吹牛逼总是说我同学有裁决,一身极品装备,现在想想尼玛你同学有裁决和你有一毛钱关系么)只是拿了自己的100块零花钱买了一把0—27幸运+2的炼狱(草了 还被我的高中同学骗走了,最后还了我个0—25普通炼狱,我妈当时真想削他),一对龙之戒指。对《传奇》当时的疯狂也许只有我们这代人才能了解,那时候集合了全班男生的财力花了20多块钱买了一本《传奇》的书,我们全班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疯抢,定点的你看半小时,我看半小时,最后,最后,最后看的是我们班主任,貌似那也是我看到这书的最后一眼,我说一个我感觉最SB的事情:2003年高二的时候我早晨准准的5点起来,然后和我妈说我去学校上早自习,其实我是去门口的网吧了,不花钱上网,你问为什么?擦,你想想晚上肯定有人包宿啊,肯定有人包宿包到一半就跑了回家睡觉,对的,我就是找没人的机器玩1个半小时,免费......有次网管喊我 干什么呢?擦 给我吓的当时拿着书包就跑了,貌似走后我回忆好像那网管不是在叫我......最激动的是有一天早晨我玩完了上学,出门口发现——自行车丢了,日,我太激动了进网吧前忘锁车了,回家让我妈一顿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战士一身顶级装备+橙色武器鲁莽满怒身上集齐了各种世界BUFF对我施放斩杀,斩杀完开猎人的准备就绪再次冲锋斩杀。)

回归正题:拿到大学入取通知书后,已经对我失去信心的老爸特别高兴(哎,老爸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他是农村出来的,他那个年代能考到这样的学校我现在还感觉非常NB),当即带我去三好街买电脑,到那我非常骄傲的问售货员,我要能玩魔兽世界配置的电脑,如愿以偿电脑买回来了(联想的),后来我才发现,真能忽悠人,这破电脑在那时候的版本玩魔兽世界在野外都卡成孙子了,决心再次去换电脑,第二个售货员问我你家显卡什么配置的?我想了半天回答说我家是液晶15寸的,那售货员当时就崩尿了。

二、

第一个游戏人物:我的WOW旅程就此开始了,刚登录的游戏的时候我就对游戏的效果吸引了,还有做的这么绚丽的游戏,还有这么NB的游戏啊,可怜的我当时都不知道WOW是哪个公司出的。我的第一个人物是个盗贼,之前看过游戏的前期视频,对盗贼这隐身偷摸杀人的职业特别感兴趣,杀人如探囊取物。基于当时对《火影忍者》的喜爱,我的盗贼名字:天影......二区主宰之剑LM,现在想想真是2B(后期发现游戏里叫各种X影的太多了,真没特点,我的死党玩了个牧师)刚玩盗贼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地图该怎么走,任务该怎么做,那时候没插件啊,只能自己摸索,不过感觉那时候才是WOW最有意思的时候,你想啊,一群不会玩的一起玩,你稍微动点脑子就会发现你已经超神。不知不觉到了45级,已经封顶了,有天我和死党在那喷哪个职业更NB,最后他表示来决斗吧,我还纳闷,决斗?怎么决斗?他说:“你傻啊,点我头像,点决斗。”擦,我找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可怜我这个2B盗贼,当时还不知道隐身是干什么用的,还不知道盗贼要靠5星才能发挥威力,盗贼是当时控制技能最多的,结果我惨败,被他各种嘲笑,他走前扔了一句话给我:“你难道不知道牧师就是移动的兵营么?”我现在想想,嗯嗯,我还是没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你治疗就治疗被,暗牧就暗牧被,什么兵营不兵营的,你以为你在玩战略游戏啊。

三、

上大学了:开学了,我终于上大学了,没人管了,我以在学校要用电脑学习为理由把我那台拖拉机电脑拿到了学校,继续野外练级,野外卡成孙子,这里我要特别提到一位战友,第一位让我感觉到WOW可以交朋友的人,游戏名字:小灰,职业:德鲁伊。那时候练级是相当快乐的,大家一起做任务,一起嬉笑怒骂,当时的我很多任务都不知道怎么做,小灰出现了,帮我一步步的把任务做完,一步步的告诉我怎么玩这个游戏。终于我熬到了60,有一天死党问我:打FB么?我反问:什么是副本?他说:你傻啊,FB里的装备都是蓝色品质嗷嗷NB的狠。我说:噢?那打吧,喊人去。那时候的FB只有TL、ST、黑上、黑下、深渊等等,我们一身垃圾装备就这样组人进本了,进去前还以为自己60了很NB了,套用现在流行的话说:我要打10 个!!!!MB最后一个我都打不动,第一次进本各种灭,最后终于打完出本了,按照相声演员李晶的话说:太刺激了.....至此我的小FB生涯开始了。

四、

第一次见WOWER网友:寒假了,我在浑浑噩噩的梦游中结束了大一上半年,WOW还在继续,只不过不疯狂,全当休闲在玩。在上半学期打FB中又一位可爱的人物出现了,游戏名字:赤色彗星夏亚,职业:战士。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死党就和这位战士混到了一起,最后知道他原来和我们是一个城市沈阳的,那时候为了刷第一套职业装,我们没日没夜的打FB,打啊打啊,打到意识已经模糊了好像也没拿全套装。某月某日我和死党相约去找这位战士吃饭,当时我们都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终于要见面了,终于要看看真人了,激动啊。时间地点已经忘记了,只是能记得见面后我们不约而同的感觉:这人类战士......本尊也太瘦了吧,而且太磕碜了......北方人身高不到1米70,体重铁定不超过80斤,我们定义他为二级甲等残废。吃饭的时候他对象来了,对象长的到时不错。哎,现在想来一个男人玩游戏,他的女人出去挣钱给他花是多么不光荣。可惜那时候我们还小不太明白这些,吃饭过程中他就开始炫耀以前玩石器时代多么NB,多么拉风,我和死党听的一愣一愣的,擦,为什么?废话,我们就玩过传奇和WOW没玩过别的啊,你说的都是什么东西,还好我们当时给足了他面子,听不明白就硬着头皮听,偶尔赞美他一下,他对象也随声附和,在他眼中我们好像就是山里人(没有对山里人的其他意思,只是借用这个词)他眼中的自己只能用两个字形容:伟大or雄伟or壮观or伟岸or雄壮。他说以后要在WOW成立个工会,要成为最NB的工会老大。我们竟然日后还真的和他一起玩了很久,很久。

五、

开荒MC:在疯狂的小FB中我们的装备都提升了,技术也都提高了,我也终于TM知道盗贼5星该怎么用了,开始组团,目标MC!!!在彗星(赤色彗星夏亚以下简称:彗星)的领导下,我们组了40个人,看着我的装备比其他人稍微高点,我脑袋又热了,不就是MC吗?什么?要40人?擦,什么垃圾本啊要这多人,现在的我不能说可以打10个,但是靠我这多长时间对盗贼的摸索,对各种控制技能的理解1V1应该是不成问题(进本前彗星一再的提醒我们要提高认识,提高觉悟,提高注意力,提高组织能动性、纪律性,我都当他在放屁,虽然屁眼没对着我),当时的年代还没有什么团队警报啊,首领模式啊,只是拿着我的小匕首去攮怪(现在想想我真2B,听人家说战斗天赋输出高我就洗了个战斗天赋,然后没看后面说的——不要用匕首,当时的盗贼天赋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能记得战斗天赋是打本的,其他2个天赋多数是杀人的)进本后首先在我们面前的是2个巨大坚挺的石头巨人,前期各种+BUFF,各种准备,彗星开怪,直接冲锋上去,在治疗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让2个石头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铃儿响叮当当然我倒下下一步灭团世界大和平之势跪地发傻,而我在开怪后直接隐身疾跑偷袭+影袭+影袭+影袭+影袭拿到了5星能量果断肾击,我擦怪怎么还能动,不能够啊、不能够啊(那时候近战能感觉到吧,因为石头人太大,近战视角伤害数字根本看不到,其实肾击后天空飘来2个大字——免疫)吸取了经验教训我们一步步的开始开荒MC,直到第二周——我们终于过了,终于过了——门口的那2个石头人。MC后面的事我已经想不起来当时的情景了,只是清楚的记得几件事:1、彗星用东瘟疫还是西瘟疫一把黎明任务给的蓝色单手剑(剑身是白光的)打了很久的MC;2、4号出了风剑任务道具的一半任务,我死党问我要么?当时我已经知道DKP系统是什么意思,而且我DKP也是盗贼最高的,我很轻蔑的和死党说:我来MC不是为了这种垃圾来的,现在想想我脑子是不是让驴踢进水里了,原来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脑子让驴踢进水里了,最后彗星把任务道具拿走了......诚然貌似快一年后他集合了工会所有的财力物力做出了风剑;3、团里有个盗贼,名字:回到从前,他DPS总是比我高,我很不服气,最后还是我输了,他也如愿以偿拿到了第一把10号出的匕首;4、8号掉一个戒指,好像叫迅击戒指吧,具体什么名字忘了,当我拿到的时候我在好友栏里见谁给谁发,然后还说一句:NB吧,想要么?草,等着吧你,老不好出了,你这辈子是别想了,下辈子等我用完拿擦锅球擦擦给你吧。5、我不玩盗贼前好像还拿着9号出的熔犬之牙,哎,10号匕首我一辈子的恨。MC之后的日子我和其他WOWER差不多一起BWL,在东瘟疫打做绷带那个布,那时候一组布能卖好多钱。貌似我就打过这2个40人本,题外话,那时候顶着1000、2000的延迟继续开荒,经常大规模掉线真是家常便饭,想想现在的游戏环境真是太幸福了。

六、

铁城门口PK:经过拿匕首的恨后,我果断的去黑上双了2把单手武器,雷德的神圣控诉者 、雷德的部族护卫者,拿到这对武器后顿时感觉全世界都是我的,I AM KING!!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对PVP有了强烈的兴趣,老主宰之剑和我一代的玩家可能还会对几个名字有点印象:无双的深渊、咯哒一麒麟、幻火磬橘(这个名字好像不太对,大概是这个意思)、小小狼。1、无双的深渊,职业:盗贼,那时候在铁门口被公认为盗贼PK之王,那个年代的盗贼PK是不许隐身,不许交5分钟的技能的,全靠技术和运气,他教会了我什么叫跳后转视角背刺,各种技能如何连接到死,他带领的工会当时也是主宰之剑进度相对较快的;2、咯哒一麒麟,职业:战士,特别提到他是因为他是主宰之剑LM第一个大元帅,他当时是一个家族,传说他本尊是网吧老版,所以才有时间刷大元帅,那时候刷大元帅的计量单位是以毫米计算的,对,没错,毫米,传说每周都要拿尺子量这周又提升了多少毫米,在他没拿到大元帅装备前我曾经以战斗天赋技能全开当面砍死过他,他甩给我一句话:NB,给我等着,等我拿到大元帅看我不砍翻你,事实证明他做到了,我直接被砍的哑口无言,那时候我发现原来战士可以这么暴力,这也让我日后玩战士埋下了第一个伏笔;3、幻火磬橘,职业:猎人,我和他算不然很熟,最多是认识,原因是他把我死党,自认为非常NB的移动兵营AM射成了筛子,从我死党的口中听说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猎人蹦蹦哒哒,跑跑走走的就把死党弄死了,日后我在铁门口也见过多次他PK,那时候我才知道猎人才真的是布衣杀手,也为我日后5年多猎人生涯埋下另外一个伏笔,6、小小狼,职业:德鲁伊,在盗贼生涯的后期我才认识他,我和他到现在也一直有联系。

七、

被盗号:话说只要你玩网络游戏就肯定会有一天被盗号,经过千百人的教训,终于也轮到了我和死党,原因是他在网吧上网结果我们2个的号全被盗,当听说这个消息后我除了震精还是震精,哎 没办法被盗就被盗吧,跑去给九城发邮件,发身份证,找回装备。当装备都回来后我发现原来我对盗贼或者对现在这个游戏ID已经不是那么热情了,就好像你媳妇在外面被人X了,你还可能会有原来X你媳妇的热情么,答案可想而知。这时候传来了一个消息:要开新区新服了,我辗转的联系到了我一个同学,原来他也是WOWER,我们相约外加连蒙带骗的把我死党也找到了新服新区,新的传奇就此开始,我的猎人生涯从那天开始走向现在,盗贼号也让我无情的卖掉了。

八、

新的开始,六区阿拉希BL、新的职业,猎人,名字:封印命运:一年多的WOW生涯,我对WOW的职业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新区我要玩什么呢,这成了一个新的问题,偶然之间我看到了一个网站,就是后来的魔兽视频网,那时候这网站还是很权威的,有个欧洲猎神的视频,作者:Invasion,看了这部视频后我发现原来有这样的职业可以打的这么潇洒,可以百米杀人,可以让你全无还手之力。后来想想这只是先入为主罢了,如果当时我看的是法神Vurtne 也就是V大的视频也许我就会选择法师。Invasion的视频好像出了3部,每部的配乐都是林肯公园,猎人杀的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各种陷阱,风筝——这才叫艺术。封印命运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我最后玩盗贼时盗贼有个天赋就叫封印命运,貌似是多给一个连击点的天赋。

九、

家园工会:新区新服可还是60级,很快我到达了60级,前期还是各种刷小FB,刷套装,为什么我就打不出Invasion的美感呢,直到有一天黑上,最后BOSS需要风筝大家都记得吧,以前玩盗贼就知道有人把怪拉走了,至于怎么拉走的,拉到哪了,怎么回来的全不知道,今天该轮到我了,很正常的我没拉好,被BOSS打死,灭队,被喷,算了,继续吧,最后我发现如果FB可以带怪出去我可以把BOSS拉到奥格,在一片赞美声中,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被认同感。套装刷差不多了我稀里糊涂的进入了家园工会,工会的领导是众神家族,开始带领我们打MC、BWL的是众神之怒、众神之爱这两口子,传说他们两个是澳洲的留学生,所以时间比较多,这时候我才感觉到什么叫大工会,什么叫一呼百应。从MC到、BWL,人员慢慢在更换,我从主力团慢慢打到了2团职业指挥,当然了装备都拿全了去哪都无所谓,领导安排的么,去就去吧,这是出于对我的信任.....哎 真是小孩啊 一个游戏什么信任不信任的,最多就是玩玩被。后期带领工会前进的一直是众神之小胖,这个人我看过照片,真是小胖啊,他是北京人所以说话也比较有意思,在团队里也是说一不二,人家都说他RP不太好,和工会的某位女性玩家发生过一夜情,擦 为什么这好事轮不到我身上,那为女性玩家的名字我还记得,确实长的不错,不过我就不写出名了。我离开家园公会后曾经进入他们的YY偷听打NAXX,胖子用猎人的办法真是无穷啊,貌似不知道是哪个BOSS,只听到他说:如果MT跪了,猎人一个个的全部开威慑给我上去顶,然后是盗贼开闪避上去顶,娘的,为什么不让盗贼顶先,猎人是后娘养的?没输出?作为本段的结尾我想高呼一句话:猎人史诗任务我自己做过,那种激动的心情真的是无法比拟的,拿上武器和棍子的一刹那,感慨万千啊,我成为一名真正的猎人了。

十、

奥格门口PK人物传记:在阿拉希混了这麽多年在门口PK记得名字的太少了,狠角色太多了,在这里我只提几个名字:怒星、死神的手、逍遥天天。1、怒星,职业:法师,这个名字大家可能听的耳熟吧,没错就是后期刷JJC龙的那位,而我就是他的战友+打手之一,不要喷我,这其实没什么,游戏有这个JJC的机制就会产生我们这群刷子,只不过我们怕出名,但却出了名,号被封过,装备也被没收过。玩WOW这多年我始终认为怒星是我见过交过手中FS最NB的,没有之一,他的意识和判断跑位都是最风骚的。当年我们几个可以都是号称奥格门口一霸,但是在PK中他是我认为唯一一位一点赢的机会都没有的,我们认识也是从PK开始,记得那天夜黑风光阳关灿烂多云转晴我在奥格门口PK到日月无光,很嚣张的喊出一句:跪求一败!!此时一名小法师点我,我看下装备,擦 一身蓝+紫装敢和我这全套紫装的猎神PK,小逼崽子,让老子的子弹从你嗓子里射进去从屁眼和脚底板里射出来,至于打了多少把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完败,从此我和这个SB法师走上了一条PK的不归路。2、死神的手,职业:猎人,这个B人在阿拉希奥格门口名声一直不好,但却很少有人赢他,我给他总结的座右铭就是为了赢可以不择手段,什么喝大红啊、管SS要糖啊,各种工程装置啊,只要能赢无论什么办法他都会想到,我最佩服的一点是在那个生存+射击统治天下的时代,而他却一直是兽王,而且这一用就是好几年,直到我最后一次在游戏里看见他,他还是那个兽王猎人,让人头疼,让人唾弃,让我佩服的兽王猎人。3、逍遥天天,职业:元素SM,60的年代SM一个瞬发加一个读条就可能要你命的年代可以和SM叫板的猎人并不多,不过至少我认为我是其中一位,那是个猎人只有假死后才能放陷阱的年代啊,SM有一个无耻的技能——根基图腾,会玩的猎人才会手动控制BB去打图腾然后再冰冻陷阱拉距离,这个SM的作风就是硬朗,像战士一样的硬朗,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后话,怒星、逍遥天天现在我们还有联系,怒星来过沈阳,我们也一起吃过饭,这个人还是比较搞笑的,大长头发好像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可总让我感觉不太对呢,后来我想想才发现,原来是他那一头银白的长发——貌似N多天都没洗。最后我要喊出我的心声:铁皮手雷我永远爱你。

十一、

BWL7号时光狗的惩戒之弩+ZG大刀+意外收获的ZG老虎:以前还不知道猎人伤害和武器快慢有很大关系,自从拿上惩戒之弩我发现,嘿我这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PK更给力了,WOW七年能让我记住的装备屈指可数,惩戒之弩在我心中永远排名第一,拿到的那天晚上特别搞笑,我放假在家晚上BWL已经打到快0点了,老妈那头一直叫我睡觉,我始终说等会等会,10分钟10分钟,也许这都是广大WOWER的口头禅吧,TMD终于过了过了出了出了,我心爱的惩戒之弩,在团长分完装备的一刹那老妈已经杀到了我的面前果断的拔电源+日常训斥,此时我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马上爬到床上给战友发信息,信息的大概内容如下:我草,我妈给我拔电源了,最后弩分我没啊,我没注意,我日了,这要是没分我我等到什么时候啊,明天家里没人我还想拿它打战场虐人呢,我要死了我。10分钟回信息回来了:草你大爷,团长还在喷你呢,说你狼心狗肺,好不容易的说服了2个猎人才把弩分你,你拿了没2秒就下线,晾着我们39个人都没心情打了,那2个猎人差点退会,明天让你晚上组团后先和团队道歉,然后在工会刷屏道歉,然后扣你DKP外加分好处费。靠!!其实我只看到弩分你了几个字后后面的内容我是隔了好长时间才看的,那一夜我激动的一宿没睡,早晨早早的起来开始了我的炫耀+奥门口PK+战场虐人生涯。ZG大刀:老版ZG最后BOSS会出一把大刀,其实是双手剑,真的感觉除了AL就数这武器最配猎人了而且属性也NB,在那个点卡300多G的年代我狠心的卖了5张卡弄了2000G巨款个个CD去刷大刀,可惜事与愿违,总是不出,有时候为了打ZG我都是半夜跳墙出去,然后打完在跳墙回寝室(我真的发现我玩过的号点子绝对都不行,要啥啥不出,吃啥啥不够),某一天我还是按时的组起人杀向ZG,以为又是一次无功之旅,可奇迹就在不经意间发生了,老虎BOSS竟然出了坐骑,那时候BL能拿到老虎坐骑的屈指可数啊,目测BL只有3人,难道我要成为第四个?经过几轮叫卖后我竟然只用了800G(好像是这价)拿到了,顿时舆论化验,世界为之震精。我骑着心爱的老虎满世界的泡美眉。

十二、

抓BB传记:作为一名合格的猎人,你的宝宝是必不可少的,也是最关键的。60级年代我们只有3个兽栏的位置,我把其中的2个留给了断牙与拉克西里,其中为什么就不多说了,下面我会介绍,我只想说为了抓这2个BB不知道在这2个地图打了多少架,杀了多少人,跑了多少尸,充了多少张点卡,最后如愿以偿。

宝宝介绍:文章的名字叫《猎人一生不得不抓的宠物详解 》

1、37级,该去捉断牙了,37级银英黄豹,攻速1.0,布衣杀手,带2级突进,不隐形,刷点有3个地方,都在荒芜之地,痛苦堡垒门口下坡路旁,ADM副本洞门前空地,和挖掘场上边点,坐标55.32附近,由于断牙很俏,没有耐心是捉不到的,我也是到了50级才捉到。要是实在捉不到了,去悲伤沼泽抓沼泽虎吧,典型的老虎样子,我没用过,不过用过的都说不错。

2、57级,该是碰运气的时候了,去霜刀石吧,57级银英绿虎拉克西里也许就在你面前,拉克西里,攻速1.5,绿底条纹豹,带3级突进,有隐藏属性3连击(这个我仔细观察过,它爪子有时会连续地抓3下,根本不符合它的攻击速度),加了天赋爆击出得天花乱坠,刷新速度慢,不过绝对让你不后悔的一只宠,地点在去霜刀石路尽头左边空地,和霜刃豹,捕食者,雌豹混在一起,据说它的活动范围有点大,还是需要耐心。

十三、

我叛变了猎人成为了一名二手战士:出于对战士咯哒一麒麟的羡慕与AL的极度追求下(我们会不允许猎人在战士全部拿到AL前申请索要AL,可尼玛战士拿到AL了后就不会来了,团队又会补充一名新的战士,这不是坑爹的流水的战士,固定的猎人么)我一狠心把自己心爱的猎人号卖了,貌似记得好像是卖了500RMB,买我号的孙子也是个大学生,还给我来了个分期付款,就这点钱还是我打电话催了好几次才给我发完的,电话费就花了10多块钱,然后800RMB买了一个AL战士,当天晚上我就拿着新战士号找了一名牧师基友在战场杀的昏天暗地,貌似最后是50杀2死,当时那个H啊,可出了战场来到奥格门口PK才真的发现,原来战士这个职业没有奶妈的话就是战死......被各种职业打成孙子,估计是我技术不好吧,因为我看latetime的视频那玩的各种NB啊。可是怎么办啊,我的猎人已经卖了,卖了啊.......,最后还是我的另外一个基友救了我,游戏名字:高手中的高手,职业:牛头公猎人。当时我那基友已经处于半AFK状态了,正好那号没人玩我就连蒙带骗的把号拿了过来,最后由于WOW要换代理了,所以我把身份证都改成了我的。真心的谢谢你,远在北京的高手同学,没有你就没有我日后WOW的精彩旅行,我们现在还保持着联系,希望你不要忘了我,我永远的朋友。

日复一日至此我猎人60级年代完结,马上进入70级TBC时代。

十四、

万众期待下TBC开了,我第一时间冲到了新地图——外域,练级的人多如牛毛,做个任务那个困难,在练级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件最让我心灰意冷的事,在纳格兰有个精英任务大家都记得吧,就是连续杀几个精英怪给个蓝武器,当时家园官员们已经70了,在我做那个精英任务时看见了家园的众神小胖等,我高呼家园的兄弟们啊,我是封印命运,帮我坐下任务,10分钟就完事了,可他们竟然无动于衷,M聊都不回,哎 原来游戏就是游戏,人走茶凉。

十五、

无差异的轮回:终于到70了,我又开始了60的过程,开始时候打小FB,装备差不多了去打大FB,打小FB的过程中我只记得我最NB的一件事了,大家现在还对破碎大厅这个本有印象吧,在这本中有个通道,通道两边在你打的过程中还是会刷怪,而且那时候装备都差,2个怪没拉住就会灭,猎人风筝这时候出现了,往往我都是风筝了3、4个怪跑来跑去,前面留给他们2、3个怪打完我再回来,一直后来阿拉希BL都会有人出钱让我去和他们打破碎,不为别的就为了打起来欢心。这时候我也到里一个新的工会,工会名字抱歉已经忘了,我只记得团长和MT的名字,团长:瞌睡虫,外号:虫子;职业:法师,MT:成长快乐,外号:小梁,职业:战士。虫子和和小梁是现实中的同学,我认为那时候的我们的团队是我整个WOW生涯中最团结,最温暖的。虫子是一个比较认真与搞笑的人,那时候让了很多本该他拿的装备,最后导致他DKP第一成为分霸,但还是难拿到装备,只要有人对他说几句好话他就心软了,让来让去的弄的自己一身垃圾,那时候我们打毒蛇神殿我DPS总是第一,你问我为什么?靠,那时候正是兽王崛起的年代啊,单体BOSS没有任何一个职业是兽王猎人的对手,玩过那个年代的猎人才能真正的理解,什么叫18秒超人,PK的时候管你什么冰箱、盾墙、闪避、吃糖、吃大红的,18秒我必须撸死你,什么?你想在18秒内控制我?是你早晨没吃药,还是你早晨吃错药了?在虫子被我碾压不能再碾压的时候,某次DPS他终于第一了,他爆发了,我擦,我现在还怀疑他是不是哭了......我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总爱和别人说说心里话,那时候我一郁闷了就会给虫子发信息,而且写的都很多,不过虫子这个B人给我回的总是很少,小子如果你在看的话你要知道我当时深情款款的给你发信息,可你就给我回几个字我当时是什么心情,我永远记着你,题外话虫子现在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祝你孩子身体健康,天天快乐。至于小梁么,要不不说话,要说话绝对是语出惊人,那个年代MT想稳稳的拉住BOSS还是需要一定技术的,因为他的身后有一群我们这样的虎B猎人准备第一时间开红人全技能开撸,但有小梁在他就会保护整个团队,我心中一直有句话:无小梁不BOSS。(由于我们这个团队都是大学生,所以我们选择都是下午组织活动,而我呢,哈哈,因为学校是晚上10点停电,弄的我非常不爽,这时候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对的,我们真的就是网恋,而且我们还都是第一次网恋,她家是长春的而且很巧的是离我们学校不远,最后在她的劝说下与我想玩WOW的情况下——搬到了她家,在她父母的见证下,我们开始了非法同居的生活,这一住就是两年,你问后续我们如何了?这还用问么,大二去她家住,大四毕业了把她连同他的行李一并带到了沈阳,又在我们父母的见证下非法同居了2年,2010年我们结婚了,2012年8月25日,我们的儿子降生了,儿子乳名:杨小宝——未来的猎神,管什么你宇宙猎、六影,开玩笑了,其实我还是特别喜欢六影的)

十六、

33竞技场:我和虫子、小梁真的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当然也忘了我们团队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只是依稀的记得小梁越来越少上线了,虫子也慢慢的淡出了我的视线,我那时候也开始新的旅程:竞技场,什么22、33、55的只要叫我我都去,为什么叫我?因为那时候猎人NB,因为那时候我是猎人里相对NB的,JJC打了太多的组合,也打了太多场,很多事情已经淡忘了,但是我记得我曾经33的几个队友:霜火风暴FS、小兜DZ、四木MS,和这几个人打的时候我感觉是我JJC里最开心的时候,没有因为谁的技术、走位出错而相互指责相互排挤,我们一起的过程中总是很欢乐,霜火是天津人,说话带着特有的天津味道,他的口头禅就是天津味的:嫩麻痹,XXXXXXXX,总是把我们逗成2B状,小兜总是说一些技术性比较强的名词,什么你这是拿技能换CD啊什么的,四木么,哎,不太爱说话的一个孩子,我真的已经忘了他说过什么了。我们33队伍的后期小兜和霜火先后为了更高的追求出走了,四木也因为身体原因要动大手术离开了WOW,我偶尔在QQ上看见四木的时候总是要问下身体怎么样了,他也总是说挺好,也许这对于我们已经足够了,对了,四木最近结婚了,新婚快乐啊小伙。

十七、

一个永远只知道杀人为乐的战士:老虎,一个听声音就知道比我大很多的男人。和老虎认识好像也是因为在奥格门口PK,他这个人特别拗,输了就一次一次的打,打到他满意为止,那时候我认为阿拉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战士是我的对手了,我总是能轻易的打掉一个战士,然后各种玩他,但是老虎让我认识到了为什么战士叫战士而不是战死,战士的身体可以倒下,但是战士的意志是永远不倒的,日后还有很多时间我总是发现老虎的身影出现在外域新岛上(就是SW那地图),甚至是凌晨还能看见他,我总是问他干什么呢,他也总是回我那一句话:杀人LM呢,来不?那时候我脑子里想:这人是不是疯了,天天杀LM,哪有那多LM凌晨2、3点让你杀啊,但是现在如果老虎在上线问我:命运,我杀LM呢来不?我肯定会马上说:擦,组我,哪呢,我去。虽然老虎这个名字在我好友栏里已经很久很久没亮过了。还有次老虎喝多了在奥格门口PK,被我完虐,然后我们上YY,老虎那次是真喝多了,对我说了很多话,虽然我现在真的已经不记得全部了,但是我始终记得一句话:兄弟,哪天来我这,哥们请你喝酒。 老虎哥,我很想你。

十八、

橙弓:我又换了一个会,会长是醉鸡狂歌,一名总是努力打出DPS却没DPS的武器战士,某些时候还忘了换盾拿双手武器拉怪的战士,进这会前我就认识醉鸡狂歌了,也是因为PK,那时候我已经全力追求PVP,PVE基本不碰,依稀的记得有一天狂歌M我说,打鸡蛋呢来不,少个输出的,我想想去什么啊,反正我也没指望拿橙弓,但是碍于朋友面子还是去帮忙,我这一身军装竟然还打出了不错的DPS,也许是因为经常光顾NGA吧,我对猎人输出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最后我在狂歌的劝说下加入了他的工会,日后我也慢慢变成了PVE、PVP双修猎人,开荒过鸡蛋的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原来打FB可以让这多老爷们如此高兴,当然其中也包括我。经历了一次次的CD,我终于在第17个CD拿到了橙弓,这里感谢下狂歌,因为当时我DKP并不是最高的,但我的输出永远是猎人最高的,永远能进团队前3名,在狂歌的劝说下,在大家的鼓励下我拿到了本不属于我的橙弓,虽然万年的TBC时代后期我已经不怎么参加活动了,狂歌也慢慢退出了WOW的舞台,但是我心中永远的有你一个位置。题外话:我有一个猎人朋友,他们团应该是SW开第4周就过了鸡蛋,可在TBC结束前最后一个CD他们团也没出过橙弓......已经不知道多少个CD了,悲催猎人我与你互勉。

十九、

I AM 单刷KING:相信每一个猎人都有一颗单刷的心,我也不例外,为了风剑、凤凰、新猎人号的ZG老虎费尽了经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拿全,第38次王子之战我拿到了凤凰,MC已经不知道刷了多少个CD,按回忆来说也该有一年了,ZG的老虎应该是半年,悲剧的90级猎人拿武器就不能拿弓箭......我那把心爱的风剑也只能躺在银行了......至于老虎,现在感觉最不值钱的就是坐骑......关你什么S几龙,什么凤凰,什么声望坐骑都是——bullshit!!

二十、

80、85年代:说实话80、85年代真不知道该写点什么,脑子里对于这两个年代的事一点有趣的记忆都没有,甚至我都忘了我在哪个工会,团长是谁,只是依稀的记得与团队开荒杀死过25人普通小强。在那个G团横行的年代卖点卡拿了5W金去买了死神的意志(现在还带着),然后各种连打再刷的竞技场,拿了S7龙,猎人没了蓝条变成了能量条,我们JJC引以为傲的爆发变成了打完2个技能后猛撸稳固或毒蛇,而且经常还因为人家绕柱子连撸自己的机会都没有,然后看着其他职业用柱子把我们玩成傻子。

二十一、

90年代:在90级开始前我的儿子降生了,我现在也几乎成为全职老爸了,白天上班,下班回家抱儿子,晚上儿子老婆都睡觉了也快11点了,忙里偷闲的玩会WOW,做点日常刷刷该死的残阳关(22次了还是没出),为了那把破紫色的弓,突然发现80到90年代的WOW一点文化底蕴都没有了,暴雪只是为了想挣钱不断的更新新版本,而我们这群卑微的玩家只能继续拿出RMB来孝敬暴雪他老人家。周末的我总是有办不完的事,大人的事小孩的事公司的事,如此循环反复。

结尾:

写到这里我的WOW回忆录基本算完成了,中间好像还缺少了一些东西,但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下面写给广大WOW玩家一点我自己的心情,七年多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WOW陪我我们走过的这些日子里大家是否感觉得到了什么又丢失了什么,我承认自己家境还可以,不太会为生活的各种压力而操心,以前父母总是问我老玩这游戏有什么意思,我总是会说休闲么,我不打牌,不喝酒,不抽烟,再不玩玩游戏休闲下干什么啊?可大家想没想过你真的是为了休闲而玩这游戏么?以前的我绝对不是,我是为了追求一个虚拟的环境,在里面我可以是大哥,说不上是万人瞩目,但也有自己很重要的位置,快到而立之年的我或者说我们,是否真该想想你的生活缺少什么?你的生活需要什么?你是否应该多关心下自己年迈的父母,是否该多关心下你的妻子孩子,是否该为你的生活添置点什么。反正无论大家以后玩这WOW是休闲还是寻找自我成就感,我是休闲了,用这篇文章来记录下自己的心情,让魔兽世界记得我曾经为了你战斗过、郁闷过、哭过、笑过,哈哈。完。

回到 “魔兽世界80_wlkwow分享”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